无界、跨界,这一次我们决定重新定义雕塑

无界、跨界,这一次我们决定重新定义雕塑

时间:2020-03-23 08:5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雕塑的定义是什么?什么样的作品被称作雕塑?如今雕塑的概念似乎越来越抽象,却也越来越丰富,一座山、一串代码、一个屏幕、一只气球,雕塑的边界正在逐渐消失,最大限度的为观者提供接触和互动。

第七届“五粮液·明天雕塑奖”艺术新星演讲秀暨第七届明天雕塑奖颁奖盛典,在2019年10月31日正式启幕。20位艺术家,每人6分钟的演讲时间,他们用自己的故事诠释着雕塑的多种形态与未来。

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致辞

“五粮液·明天雕塑奖”自2013年举办首届至今,承载了来自11个国家和地区的1356位青年艺术家的梦想和3430件作品,目前正以其国际化视野和参与度逐渐成为中国当代雕塑具有重要影响的展览品牌。它不仅是为了艺术家的明天,也为了艺术界的明天。今年五粮液集团也作为中国民族产业的杰出代表与骄傲,以强劲的商业实力助力青年艺术家。

五粮液集团副总经理唐伯超

“明天雕塑将越来越开放,越来越不可定义,一方面是指本届“明天雕塑奖”入围的作品,另一方面也是在强调我们未来的雕塑。它离我们传统的雕塑概念越来越远,体现出一种综合性、时空交织,多种媒介的混合运用。在回答什么是雕塑时,艺术家们的话语中越来越‘闪烁其词’,而明天雕塑家的身份也在这之中将不断被界定,雕塑家将逐渐演变为雕塑+,未来将是雕塑+的。”著名批评家、策展人、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孙振华对今年的入围艺术家及其作品做出了这样的点评。

著名批评家、策展人、中国雕塑学会副会

在经过四个多小时的紧张竞演,和多轮投票,以及终身评委们的热烈讨论之后,第七届“明天雕塑奖”的五位获奖者终于揭晓,艺术家田晓磊、有金小组、徐艺华、张移北获得年度奖项,每位(组)获得奖金两万元人民币,年度大奖的金奖杯则由艺术家褚秉超捧起,获得奖金十万元人民币。

四位获奖艺术家与评委合影 大奖获得者褚秉超与评委合影

在这场关于艺术的竞赛中,艺术家们都分享了各自怎样的故事?我们一一倾听。

20位参赛艺术家

曾庆强

黑色幽默+不满足的欲望

中国、美国、英国、德国、日本,来自中国台湾的曾庆强有着丰富的游学与创作经历,但游走于不同的国家也让他常遇到很多无奈的事情,不管是在文化上还是语言上,但也正因如此让曾庆强学会了用幽默去化解这些无奈。而不断的抵达一个新的地方又离开,是他不断探索自己的欲望,找寻自己内心最想要的东西的过程。于是黑色幽默和不满足的欲望成了他创作的来源。

曾庆强

作品《90X200》是曾庆强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透过戏剧化的机械行为表现出焦虑、纠结、不安的情绪,动力装置的灵感来自曾庆强一次因细菌感染而卧床不起的经历。上下起伏的床与机械,诠释着人性内心的拉扯,也隐喻着欲望的挣扎、寂寞的缠绕、现代社会的病状。

曾庆强(中国 台湾)《90x200》 床单,铁,木

褚秉超

艺术家的两座大山

艺术家褚秉超用两座山诠释着一种全新的雕塑概念。几年前褚秉超在甘肃的黑戈壁遇到了几座独立的大山,山下遍布着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头,“这些数量庞大的石头是怎么散落在此的?”艺术家认为它们一定是从山上滚下来的。于是褚秉超此后又进入到黑戈壁中找寻曾经遇见的那座山,将山下能搬起来的石头逐一记号,重新搬回山顶。最后,他为这座山命名为“石还山”。

褚秉超 《石还山》 行为视频 尺寸可变 2019

另外一座山位于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山中一个名叫七府的村庄中,在村子的北边有一座自然滑坡坍塌的山体,褚秉超按照自己对自然的理解开始对山体进行了重新整治和修缮,并将其改名为“七府環屏”。作品《七府環屏·夜火》是艺术家在陡峭的山体之间高举手机借光挪步行走,每走一步,远处的摄影师就会拍下一张手机屏照亮而留下的光点。最终几万张的行走记录照片堆叠为一张照片并合帧为一段视频,记录和压缩了整个行为的空间与事件。

褚秉超

黄杰

杀马特的粉墨登场

“杀马特”这个词的流行仿佛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它却为艺术家黄杰带来了持续的思考与创作灵感。个人的经历让他意识到,偏远山区的年轻人们虽然早早就开始了工作,但青春的悸动却并未因为他们提前面对成人世界而戛然而止,反而更像是一种肆意生长。

黄杰

黄杰将杀马特的怪诞元素与传统农具结合,抛弃农具的实用性,以张扬的方式重回美术馆,就像“杀马特”群体通过夸张方式得到大众注意。乡村与城市、传统与潮流,边缘与主流,黄杰的创作呈现着对乡村精神的关注与对这一时代的关切。

黄杰 《杀马特-粉墨登场》 农具 彩色人造革、银色铆钉若干、圆形展台、假发 260x450x200cm 2019

金恩(Kim Eun)

“现在的我”连着“已经不记得过去的我”

来自韩国的艺术家金恩通过创作艺术作品来记录自己的日常,她希望在三维空间跟观众交流。二维的世界并不能表现她想表达的东西,于是三维空间成了最佳的选择。

金恩 Kim Eun(韩国) 《普鲁斯特的结》 网袋、毛线、爆米花 600x600x380cm 2019

2019年金恩的女儿出生了,女儿的诞生让艺术家感觉到如同“现在的我”连着“已经不记得过去的我”的感觉,正在韩国SOMA美术馆展出的展览“KKA KKA IS BONE”的序幕,便是她这次参加本届“明天雕塑奖”的作品。在艺术家看来,我们在偶然和必然之间生活,小小的偶然是日常的全部,“我记录很多常与我们擦肩而过的故事。”

金恩 Kim Eun

田晓磊

“科学的尽头是什么?

手机、计算机科技、互联网媒体所改造的人类现实令人激动而不安。艺术家田晓磊运用数字和造型艺术创作媒介,想象了一个新的人类进化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动物、人类与机器的区别被抛弃,后性别意识受到欢呼。

田晓磊

艺术家富有魅力、兴奋、热闹、充满欲望的视觉世界仿佛博施(Hieronymus Bosch)般的的游乐园,异想天开,却又赦免了罪恶与惩罚渲染的紧张感。田晓磊用艺术的方式构想一场关于后人类的思维游戏。混搭,再造,融合,人类与科技的相互驯化。演讲的最后,艺术家发问“科学的尽头是什么?”现代科学无法验证的孤独与恐惧。高等文明的目标:扭转热寂。数学是造物主。

田晓磊 《Faith 2.0 》 3D打印雕塑群 尺寸可变 2017-2019

王凯

“类五毛特效”

如今我们总会在不知不觉中购置许多用品,而这也就引出了“过度消费”与“过度抛弃”这两个概念。艺术家王凯尝试把处在社会边缘被抛弃的各类物品,以让它们延续自身使用生命为由进行再创作,并将其放置在一种有趣又好玩儿的场域当中。徘徊于生活地的二手市场,居民回收站,王凯找到了很多可以为自己创作所用的“垃圾”。

王凯

而这些作品在重新制作之后,有的会发出怪异的声响,有的会闪烁着多彩的光芒,而这也如同我们在电视上经常会看到的,因预算或技术不够而制作出的简陋特效,“类五毛特效”因此而出。

许毅博工作室

透明社会

当下,人们正在面对数字化对自身“全面监控”的既成事实,生活在被打造成的“可爱世界”,人与“神”互为交叠掌控,而这就成了艺术家许毅博眼中的“透明社会”。人工智能时代,我们身处透明社会中,正在失去保有隐私的权力。而对于盲人来说,世界即复杂悲情又单纯可信。

许毅博

复杂悲情是由于他们被自身的感知所限,切断了与人工智能时代更多的生活渗透。单纯可信是因为他们不像健全人一样过度依赖当下的人工智能社会且未被绑架,反而保有自身的独立性,以及与他人更可信更真实的社会关系。艺术家将盲文转换成使八音盒中波 动音叉的凸点,由“不可见”向“可感知”转换。

许毅博工作室《透明社会:那一缕光》 电子元件、白钢、油墨 2017

有金小组

大海,大海

来自韩国的艺术家金善珍和中国艺术家张有魁一同组成了有金艺术小组。化为玉石、化为大海,在他们看来塑料并不是单纯的廉价材料和生活用品,甚至像黄金一样珍贵。

有金小组 《大海》 塑料瓶,保鲜膜 尺寸可变 2019

有金小组将一个个塑料瓶粘贴起来,让它们变成了一片大海。而另一件作品,则向观众们传达了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垃圾桶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它是这些废弃物循环再利用的中转站。

演讲中的金善珍

陈俊恺

观看是一种体验,也是一种行为

一直学习雕塑的陈俊凯在来到法国尼斯后,同时进行着艺术与音乐方面的修习,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陈俊凯希望将两者结合,探索出更多可能性。在艺术家看来,我们看演出时,看艺术作品时并不只是在看,“观看是一种体验,也是一种行为。”也许我们可以将舞台上的作品和展厅里的作品结合,产生一种新的方式。自动化的乐器便是艺术家研究的方向之一,于是艺术家尝试用双手,用身体去绘画声音,而在作品完成后,观者们也可以参与其中,实现与艺术的互动。

陈俊恺

方剑

寻找艺术的东方性

方剑从小就生活在非常亲近大自然的环境中,而大自然对他的影响也自然而然的延伸至了他如今的艺术创作之中。木材便是他最常使用到的材料之一。

方剑 《青春》 《四季》《生命的每一天》《无尽的思念》 阴沉木木屑、胶,阴沉木、大漆、银箔、螺佃、瓦灰、雨花石, 尺寸可变 2019

在创作中,方剑一直在思考什么样的艺术更具东方性,什么样的作品更融合于东方。于是他以活化传统材料、传统工艺为出发点,尝试拓宽传统材料的使用边界实验、实践传统材料的当代性。

方剑

赵焯

跨界的方式

主攻跨界雕塑研究与学习的赵焯在这次展览中带来了一件名为《刺》的动态雕塑作品。其主要材料是金属和胶合板,配合单片机编程,创作过程中有意弱化了材料的特性,弱化了造型,也回避了符号,希望可以引导观众更加关注运动本身。

赵焯

赵焯表示创作这一类作品其实限制挺多的,除了组装几乎没有手工介入,基本上CAD图上画的就是最后呈现的,不像传统造型的雕塑,在制作过程中,创作依旧在推进,但还是有意外,比如上面的钢针其实是会脱落的会在雕塑下方堆积;电机的噪音无法屏蔽,那就调整脉冲信号的频率,让噪音更“好听”一些,使其成为作品的一部分;因为供电或信号不稳定,部分电机偶尔会不受控制地抖动,就像抽搐一样,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对于赵焯来说,这件作品是一个分水岭,在这之前是相对传统的造型学习,在这之后是跨界。

林仪

橡皮筋的故事

对于我们来说日常物品既熟悉又陌生,而艺术家林仪希望在这之中试图寻求一种“日常”与“非日常”的关系。通过对橡皮筋的联结,因弹力与拨动产生的振动,让日常事物发出了如音乐 般的协奏。这不由让人想起物品常常被人命名与定义,通过“上手”而形成工具的物,因此而熟悉,但从另一个角度说,日常物品实则可以以自身的方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形成一种“非日常”的陌生状态。

林仪 《协奏曲》橡皮筋、日常物品 尺寸可变 2019

20万小组

拆迁现场的爆炸声

易超和崔光耀一起组成了20万小组。二人的创作围绕雕塑、装置、影像、声音和绘画,主要研究的是社会空间和群体心理。公园计划是他们关于社会空间的第一件作品,也是这个小组成立后的第一个项目。

20万小组成员 易超

2017年时学校附近有很多房屋正面临拆迁,于是他们走进了拆迁现场,小组了解到拆迁队要有很高的效率去完成整个拆迁过程,他们动用了非常多的设备,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拆迁队的工人甚至还使用了很多炸药来加快进程,身临其境让他们产生了很大的感触,于是他们便想一定要在房间里做一个作品,私密的房间和是一个公共空间的公园,小组希望用这种对立的关系来进行创作。“公园计划”就此开始。20万小组还希望把这个花园可以放到全国的各个地方,甚至是全世界范围内。

20万小组 《公园计划》视频、声音、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17

金海仁(Kim Haein)

数字世界中的明日雕塑

来自韩国的交互多媒体艺术家金海仁带来了她对人和电脑关系的观察。艺术家一直致力于视频创作与数字媒体艺术,作品需要和观众有着很好的互动性。通过运算法则,作品在电脑代码不断的重复中产生。金海仁也犹豫过她的作品是否可以属于雕塑类,因为她的作品看起来与我们传统的“雕塑”不太一样,但其实这样的作品形态可以说是虚拟空间的雕塑,人机互动带来了新形态的艺术,而这在艺术家看来就是一种“明天的雕塑”。

金海仁Kim Haeln

李赞柱(Lee Chan Joo)

打破偏见平

时又要上学又要做作品的韩国艺术家李赞柱并没有很多空余时间去挣钱,只有周末才能出来打工,为了用这样短的时间挣更多的钱,他决定去干那些重体力活,但收工之后地铁里一些路人看他的眼神让他感受到了异样,他知道那样的眼神下隐藏着如何的思想。李赞柱意识到就连他只是在周末做作这些工作都能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偏见,那些以此为生的叔叔们又有着怎样的忍耐力呢。他们是如此的敬业与辛苦,却还要面对这样的偏见。艺术家想要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状态,去最大程度的消解这种偏见。他用从工地捡来的废木材和钢筋进行创作。

演讲中的李赞柱

李赞柱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以后在自己工作的“牡丹市场”里开一个自己的展览,然后他就可以跟这些一起工作的大叔说:“叔叔,这是现代人喜欢的艺术品,实际上的建筑真不好做啊对吧?”

张移北

卧读:囚徒、情人与间谍

抓住,否则它逃脱。看见,否则它转暗,渴望,否则它死,否则它说话,它撕裂。艺术家张移北用一首出自法国诗人伊夫·博纳富瓦的无名诗,作为了她本次演讲的开始。因为对材料的爱,张移北开始了雕塑的创作,在做作品时艺术家不同于去选择一个概念,而是去选择一个料,而后艺术家又发现与其说是她选择了材料,不如说是材料选择了她,成为了创作者,艺家成了工具,而材料成了艺术家。

张移北《卧读:囚徒、情人与间谍》 尺寸可变 2019

张增增

雕塑的可能

雕塑可以消失吗?雕塑可以由空气制作吗?雕塑可以穿越吗?艺术家张增增提出了一连串对塑的问题,同时他也用自己的方式去找寻着这些问题的答案。而当思考雕塑本身是什么的问时,张增增将问题交给了观者,让观众去想,并把他们思考的过程用算法实时三维成像,最由3D打印终端输出,于是便有了“人人都是雕塑家”。

张增增

竹子 (吴建安)

我的雕塑和我的绘画是一脉相承的,我对雕塑的理解就是在三维空间中的绘画,我从脊椎的中线开始探索世界

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竹子用铅笔在捏的泥巴上画画,突然他被石墨在泥巴上呈现出的,金属般的质感吸引住了,于是便开始不断尝试。在三维的空间中,竹子不断地推敲着线条之间的关系。在他看来,雕塑这种艺术形式必须要身体力行,要去亲身感知这种材料,这样真切的体验感也变由此发生,这在他的艺术创作中是非常重要的。

竹子 (吴建安)

徐艺华

紧张的表面下所蕴含的能量

看见气球时,徐艺华觉得是把自由的、无形的空气装到气球里面之后,变成了一种看的见的巨大能量,而气球这种随时会爆破、漏气,让人时刻保持紧张的状态非常吸引她。一直以来她都进行着对材料和语言形式进行着探索,也做了许多尝试,比如机械装置、视频等等。《紧张关系》这件作品的呈现并不是一个偶然,在这件作品中有着无处不在,随时可能引爆的紧张关系,映射了我们的真实生存环境,在一种彼此牵制、共存的紧张关系中个体往往能爆发出更大的能量。

徐艺华《紧张关系》 气球、竹子、铁板 尺寸可变

李树淡

如果有机会,我想和你去看看这个养育你我的完美世界

“杂货铺老板”李树淡因为看了一本宋代的小说《集异记》而产生了创作灵感。在这本书中讲述了各地的风俗习惯和志异故事。李树淡希望自己的作品也可以集他的创作、生活还有成长一体,更想聚集在一起的是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故事。他搜集着生活中的各种材料,用开放式的方式展示艺术生产的整个过程。

李树淡

雕塑的明天,艺术的未来,

我们不断探索着,前行着